享公民待遇 利港人北上闯天下_星岛社论_消息Grab接手

2018-04-03 23:57

《星岛日报》3月21日发表题为“享国民待遇 利港人北上闯天下;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总理李克强提及建设粤港澳大湾区,会在住房、教育、交通等方面,让赴粤工作和生活的港人,逐渐享有与内地人等同的待遇,这势将为港人发明更辽阔的北上发展空间。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去年十九大中发表讲演时强调,支持港澳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作为全面推动内地与港澳相互配合的其中一个重点,并且制定完美便利港澳居民在内地发展的政策办法。

粤港澳大湾区有其增进政治融合和发展经济的两重意思,高铁通车、港珠澳大桥落成、莲塘香园围口岸投入服务,在基本建设方面将大幅进步本港与广东省融会交换的方便,人流物流和服务畅通频繁,培养大批经济发展机会。

针对部分港人对增强融合会“含混化;两制的顾虑,李克强昨日在记者会上指出,港澳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会保持一国两制,最重要是三地施展奇特上风,互补构成新的增长势头。

扩港青大湾区发展远景

广东去年本地出产总值靠近九万亿元国民币,冠绝全国各省,其经济规模比香港大三倍,足可匹敌西班牙等中型国家,同时是一个人口逾亿的宏大市场,发展新经济方向行之有效,粤港澳合作将成为三地的主要经济引擎,来往亲密是大势所趋,为本港青年提供宽阔的发展前景。

依据港府统计,现时有五十万港人长居广东,当中约二十万人不足十五岁,显示广东不止是一些退休港人养老之所,也是不少年青家庭生涯之地。要促进港人融入内地发展,除了基建交通等硬件和经济机遇,还有生活上各方面的配套,例如医疗、教育、就业等方面,可以向港人提供较大的便利。本港政府和部门政治组织,都为处身内地的港人争夺在多方面享有“公民待遇;。

现时港人赴内地大学攻读,膏火和宿费水平可以与内地人平等;在内地工作,可以被迫与?主合供社保基金,用回乡证在高铁京广线车站自助购票。不过,依然有良多处所有待改良。

粤先行先试利各方适应

港人内地买楼申请贷款手续繁复,到银行开户和考车牌等都要内地住址证实,看病收费高于内地人,又不能享有公破中小学免费教导,公共交通工具、博物馆长者优惠都不惠及港人。

当局鼎力推动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广东省假如可能先行先试,在生活层面向港人提供与内地人同等的待遇,在营商层面开放更多范围予本港企业在内地营运,尤其是安老、医疗、教育方面,将有利于吸引更多港人北上发展,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对一些有兴致北上发展的青年人来说,广东省地舆、语言、文明、心态都比拟濒临香港,较易适应,莫说如港人开办的顺丰速递般神话式进军全国,单是广东一省都供给可观的发展规模和机遇。


马来西亚政府官员4月2日表示,会对Grab接手Uber东南亚业务后潜在的垄断行为进行连续关注,忽然提价等行动将成为监视重点。新加坡竞争委员会(CCS)也曾在3月30日表示,有适合的理由猜忌Uber将东南亚业务出卖给竞争对手Grab的交易违背了公正竞争准则。

3月26日,东南亚本土网约车公司Grab发布收购Uber在东南亚的打车和外卖业务,而退出东南亚市场的Uber将取得Grab 27.5%的股份,Uber首席履行官Dara Khosrowshahi亦将参加Grab董事会。

比起Grab的“胜出”,双方更像是在进行一场“和解”:Grab得到了东南亚市场,Uber在弱势已定的情形下实现了节俭开销,以更专一于其他业务及接下来的IPO。此外,独特的投资人软银在该交易中的作用也不可疏忽。

但对Grab来说,打赢Uber后,除消除监管机构的担心,其在东南亚市场也还须要面临庞杂的市场,以及另一个劲敌Go-Jek带来的挑战。

Grab“获胜”,监管机构参与考察

这已是Uber在美国以外的第三次“落败”:2016年,Uber以将业务和相关资产发售给滴滴的形式退出中国市场,并失掉滴滴17.5%的股权;2017年,Uber再次将俄罗斯及另外东欧五国的业务转让给俄罗斯本土企业Yandex,并获得Yandex近37%的股权。

Khosrowshahi表示,在出售东南亚业务之后,不会再将Uber其他地区业务销售给竞争对手,Uber将把精神重点放在印度、拉丁美洲以及中东等中心市场。

不过也有分析指出,Uber看似节节溃退,实际上更像是用“更聪慧的方法”在已显著落于下风的市场中换取了竞争对手份额不小的股权,完成了缩减开支的目标,并持续通过股权在海外市场获利。

中国政法大学常识产权研讨核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Uber当初抉择退出中国市场,实在只是变换了一种市场参加情势,和滴滴之间实现了穿插持股,名义上不再直接介入中国网约车市场,但实际仍会从滴滴的经营中持续受益。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运输研究中央主任程世东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剖析Uber在上述市场的退出,需要斟酌到其是竞争不过而被迫放弃,仍是公司战略调剂而取舍自动废弃。“比方说,它是否定为这种规模及效应其实并不重要,而是要把核心业务做强,好比无人驾驶。”

近日,《经济学人》杂志在一篇文章中表现,Grab跟Uber在东南亚市场的交易恰是持有Uber约15%的股份、又是Grab最大股东的软银的一条“妙计”,其终极目的就是确保所投资的众多出行企业间不再有彼此间的竞争。

CB Insights数据显示,早在2014年12月,软银就曾在D轮融资中向Grab注资2.5亿美元,使后者当时的估值打破了10亿美元;2017年7月,在由滴滴出行、软银和丰田汽车领投的G轮融资中,Grab再获20亿美元投资。Uber方面,软银则是在2017年底通过二级市场向其投资了70亿美元。

据路透社新闻,新加坡CCS已对该交易开展调查,并常设请求Uber和Grab坚持交易前的独立定价,且不容许Grab和Uber对新加坡业务进行整合。

马来西亚负责监管公共交通牌照的官员Nancy Shukri也对路透社记者表示:“咱们已经强调,如有任何反竞争行为呈现,竞争法案将会被强迫实行。”不过Shukri也表示,Grab已在交易宣告当日与马来西亚官员进行了面谈,并许诺不会进行不公平的提价。

此外,Shukri表示,该交易不会改变马来西亚政府与Grab的合作关联。双方正致力于在该国实现传统出租车行业向电子出行平台的转型,目前该国超过67000名的出租车司机中已有近14000名全职或兼职入驻了电子平台。

对监管机构的“反垄断”表态,Grab发言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Grab整体策略中的一局部等于与相干监管机构进行协作,而就此次交易的规模而言,这(反垄断)只是一个畸形的政策步骤。

Grab认为,该交易将会为网约车、送餐和交通服务增加活气和竞争性,而非减少竞争,且该次收购将提升客户用车的效力,减少等待时光,从而有利于顾客。“Grab一贯客户优先,这不会因该交易而转变。”

“我们的定价天然将始终存在竞争力,包含出租车价格和其他形式的交通服务。”该发言人表示,“无论如何,我们没有晋升基础服务价格的盘算,不用担忧突然的价钱变动。”

“拿下”东南亚市场,Grab还需应答挑战

Grab提供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材料显示,在2017年12月,其在东南亚的第三方出租车叫车服务的市场占领率已经达到95%,网约车服务市场据有率也达到了73%,App下载量达7200万,入驻平台的司机总数达210万人,业务遍布东南亚7个国家的155个城市,逐日实现超过350万次交易。

“对于Grab来说,(该收购)是一个准确的机会,为我们下一步的增长带来宏大的推进。”Grab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将有利于Grab和我们所孵化的网约车生态。”

据其流露,目前Grab业务已拓展至了东南亚195个城市,App下载量突破9000万。而在去年12月时,Grab在新加坡的入驻司机数就已超过15万人。

常居新加坡的Hugo Zhang是Grab和Uber的长期用户。在他看来,两样叫车服务实质上不差别,“Uber叫车轻易些”,“Grab有会员系统”。

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展现的Grab app操作界面显示,其已积聚了超过1万的Grab积分。“平时打车的积分可以拿来换货色,我已经花掉了大略1万(积分)。”他说,“积分还能够进级会员,8608.cc正版资料,有银、金、白金,我已经打车成白金(会员)了。”

Grab app积分兑换页面显示,用户破费必定的积分,除可以换取Grab服务的满减优惠,还可以兑换多种品牌的产品优惠券、片子票或是电话充值卡等。

支付方面,除支持现金、银行卡外,Grab还推出了Grab Pay业务。Grab方面表示,东南亚地区信誉卡普及率不足10%,且仅有27%的成年人拥有银行账户,这也导致了支付环节对现金的极度依附,除本钱较高,还不利于司机的保险,这也是Grab当初考虑开发移动钱包的初衷之一。

“在东南亚,每8个人中就有一个使用Grab,我们有一个明显且重要的机遇以成为东南亚地区每个人日常生活都会应用到的当先的O2O挪动平台。”上述发言人表示,“我们占有伟大的增长机遇,跟着对Uber东南亚业务的收购,Grab获得了在交通业务上实现盈利的机遇。”

谷歌和淡马锡在2017年12月宣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东南亚网约车市场在2015至2017年的复合年增加率达到了43%,2015至2025年间也将有23%的年复合增长率。该呈文预计,东南亚网约车市场范围有望在2025年到达201亿美元。不外在国家众多的东南亚地域,Grab想要“拿下”更大的市场还面临着挑衅。

CB Insights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7年9月间,东南亚科技企业所进行的10次融资额最高的单次融资中,Grab的G轮、F轮、E轮分离位居1、4、9名,而其对手Go-Jek的C轮、B轮融资则分列2、6位,相较于Grab超过60亿美元的估值,Go-Jek的估值也已达到50亿美元。

在印度尼西亚这个领有超过2.5亿人口的国家启动创业8年后,由谷歌和腾讯支撑的Go-Jek现在已是当地摩托车和出租车的代名词。据Dealstreet Asia3月28日的报道,Go-Jek将在“将来多少周”向东南亚的另一个国家扩大,且还打算在年中之前扩展到其余三个东南亚国度。

Grab以为,此次对Uber东南亚业务的收购已经使得Grab在与Go-Jek等竞品的竞争中处于一个十分有利且更具竞争力的地位。“(收购)使得我们的平台更加高效、可持续,为我们的长期增长保驾护航。”其发言人表示,“只管在从前六年,我们已经急速扩大了Grab的经营规模,但东南亚网约车市场仍然有着巨大的增长潜力??这一地区的车主数目依然显明处于较低的程度,每千人拥有的汽车数量仅为70辆,相较之下,中国和美国这一数字分辨为103和574。”

谈及东南亚不同国家的业务布局,Grab发言人表示,东南亚国与国之间存在的“差别”甚至存在于城与城之间,但Grab App定位于支持本地需要及偏好。其举例先容,在印尼和越南等国家,Grab特地开发了GrabBike业务以提供网约摩托车服务,而在菲律宾则独自为该国开发了GrabTrike业务。

此外,送餐也是Grab盼望能获得冲破的业务,此次接手的Uber东南亚业务也包括了Uber的送餐业务。“GrabFood将整合Uber Eats业务,成为东南亚地区最大、最风行的送餐服务。该项收购可以立即且显著地在全部东南亚拓展我们的送餐业务,且还会奉献于我们的移动支付平台业务GrabPay的持续且敏捷的遍及、增长。”


相关的主题文章: